【想让自闭症孩子死】我们走了 我们的自闭症孩子怎么办?

2019-10-20 - 自闭症孩子

2018年年末,一则不幸的消息牵动着千万自闭症家庭的心:一位正值壮年的父亲因车祸离世,留下了家中两名自闭症孩子和待业在家的母亲。

点击阅读:秋爸爸校友,留下两个自闭症女儿走了,愿天堂没有车祸......

【想让自闭症孩子死】我们走了 我们的自闭症孩子怎么办?
【想让自闭症孩子死】我们走了 我们的自闭症孩子怎么办?

大家的担心都是一样的:失去了家中的顶梁柱,这一家人将来要怎样生活?

都是自闭症家庭,各家的难处感同身受:孩子的训练和干预需要高昂的费用支撑,日常的生活还需要家长照料,占据了家中至少一个人手,如果是两个自闭症孩子,所有压力加倍。

【想让自闭症孩子死】我们走了 我们的自闭症孩子怎么办?
【想让自闭症孩子死】我们走了 我们的自闭症孩子怎么办?

可以体会到这位父亲的不易,而在他离世后,也更凸显了目前这个家庭的不幸。孩子在慢慢长大,如果没有得到妥善安置,这个家庭注定走向悲剧。

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

就在两周前,福州一位给自闭症儿子“捧臭脚”的单亲爸爸猝死在工作岗位上。

【想让自闭症孩子死】我们走了 我们的自闭症孩子怎么办?
【想让自闭症孩子死】我们走了 我们的自闭症孩子怎么办?

家长们被这样的故事感动之余,更对是对自身命运缺乏掌控感的恐惧。

联想到了自己,联想到了那个不愿想、不敢触碰的话题:

当如果有一天这样的不幸降临到我家,应该怎么办呢?

或者,往更远一步想,如果我们走了,孩子怎么办?

【想让自闭症孩子死】我们走了 我们的自闭症孩子怎么办?

现状:心智障碍家庭投保无门?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意识到保险信托的重要性,大家希望能通过一种可靠合理的机制能保障未来的生活品质,在自己还有经济能力的时候,为孩子的未来生活城墙加一块砖。

尤其对于心智障碍家庭,与身体残疾人士不同,心智障碍的孩子往往成年后无法独立生活,而一旦家中有所变故,对于孩子的波及不仅仅只是生活方面,甚至会指向生存危及。

据2018年12月27日发布的《中国心智障碍者保障现状及其保障需求调研报告》显示:

◆ 虽然绝大部分心智障碍者有社保,但仍然有14.81%的心智障碍者无任何社会保险保障,而多数家长表示即使有社保也无法报销康复机构的康复费用。

◆ 在商业保险方面,由于绝大多数保险公司都将心智障碍人群纳入免赔条款,导致心智障碍者无法获得商业保险的补充。

◆ 84.68%的心智障碍者未接受过医疗救助,67.52%的家长表示非常担心孩子出现意外,74.46%的家长表示在生活和工作中经常感受到压力或情绪问题,有超过99%的家长直言自己面临着精神压力问题。

《报告》同时发现,有78.45%的家长希望给孩子配置保险保障产品,其需求主要集中在两大类——短期的基础性保障产品,包括短期的意外险、重疾险、医疗保险、康复保险、护理保险和长期的可持续保障产品,包括长期重疾、长期的康复和照顾、养老等保障产品。

据ALSO了解,目前世面上直接给心智障碍者提供的寿险(以心智障碍者作为被保险人)是没有的。仅有一款益宝计划推出的“心智宝”,是专门为心智障碍者而设的综合重疾意外险。保障年龄仅至17周岁止,保障的额度也极其有限。

一方面,由于自闭症家长对于家庭未来的不可控性,购买保险成为一种刚需;

另一方面,现行的保险制度中对于自闭症的“不友好”性,令这一批刚需用户与保险二者陷入隔岸观火的尴尬处境。

自闭症家庭是否真的保险无门?

他山之石:香港为心智障者服务的探索

在香港保险行业从业多年的蔡子健博士听到本文开头提到的案例十分痛心。针对这个案例,蔡博士根据自己多年的专业经验认为,如果这个家庭这样配置保险此时对于家庭的支持是最有效的:

由于孩子不懂得处理财产,也没有赚钱的能力。这个家庭此前应该为这名爸爸配置人寿保险,其中要注意保额的问题,假设每月的家庭支出为1万元, 一年的支出是12万元。如果孩子的预期寿命是70岁,现年18岁,即是家长要预留52年的生活费用12万元x 52 = 624万元即是家长的人寿投保额,应该大约是630万元。

家庭也应根据不同的承受能力,考虑选择不同的寿险险种。比如定期寿险,其特点是保费便宜、保费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而终身寿险,其特点是保费相宜、终身缴费、兼备保障及储蓄的效果。

对于自闭症家庭来说,处理好人寿保险的安排,接着要考虑的就是重疾保险。蔡博士说:“重疾保险是为家长购买的,如果家长不幸患上重疾,不但会失去工作能力、收入停止,还要应付庞大的医疗支出。所以,重疾保险的保障额度应为5倍家庭年收入,并加上预算医疗支出。”

据蔡博士介绍,在香港,无论是政府、商业机构、保险公司或其他金融机构,暂时都没有专为自闭症人士而设的服务。 但香港政府的社会福利署和不同的非营利慈善机构(NGO),都有为残疾人士(智障人士、自闭症患者、精神病康复者、肢体残障者)提供不同类型和程度的支援和服务。服务的提供,是按受助者的需要而安排,而不是按受助者的年龄而决定。

一般情况是,孩子出生后,如果经过医生检查,确诊为残疾人士或心智障碍病患者,政府的社会福利署会安排社工跟进每一个个案,社工会因应孩子的成长情况,安排不同的服务。如言语治疗、物理治疗、艺术训练、学习安排等等。

随着孩子的成长,社工亦按照孩子的变化,提供符合孩子当前能力的服务,如就业辅导、工作技能培训、就业安排、住宿安排等。

服务内容是由不同的NGO提供的,例如东华三院、邻舍辅导会、香港明爱、匡智会、圣雅各福群会等等。

这些伴随孩子一生的服务是家长切实需要的,比仅仅提供保险的赔付更有实际意义。

信托会是大龄自闭症人群的一种选择吗?

多年来,信托对于普通家庭是一项“看上去很美”,但由于资产的限制成为富豪专属、而一般人触不可及的服务。

什么是信托? 信托是一项具法律约束力的安排,由委托人将自己的资产转移予受托人,而受托人则会根据信托契约的条款,以及参考委托人的意愿,管理资产及向指定受 益人分派资产。

事实上,除了财富起点的高门槛,心智障碍者能否成为信托受益人也是一个问号。爱心人寿总精算师王小康告诉ALSO,“之前市场上并未看到有专门针对心智障碍者的信托产品”。

近日在香港,事件有了进展。2018年的香港施政报告宣布,政府决定牵头成立特殊需要信托,由社署署长法团担任受托人,为有特殊需要人士的家长提供信托服务,在家长离世后管理遗产,按照他们的意愿定期向其子女或机构照顾者发放款项,照顾其子女的长远生活需要。

同时,香港政府的社会福利署宣布成立特殊需要信托办事处,为有特殊需要人士的家长或家属提供信托服务,在委托人离世后协助管理遗产。

家长的需求终将决定潮水的方向。

王小康透露,爱心人寿已与国内信托公司合作,推出“爱心连连”专属心智障碍家庭的产品,以保险产品对接信托,极大降低一般家庭设立信托的门槛。通过保险解决了未来的资金来源,通过信托又解决了未来资金的监管与使用。

通俗来说即是,在家长百年之后,该配置方案将接力父母,让孩子安全无忧得到托养机构的照护,保障孩子平安度过人生。而对于监护机构,接下来需要推动政府、民间及商业机构共同建设合理的机制。

相关阅读
  • 决明子茶的副作用 想让双目更有神 喝些决明子茶吧

    决明子茶的副作用 想让双目更有神 喝些决明子茶吧

    2019-03-26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是近些年来,随着电子设备的不断出现,很多人都会出现用眼过度的情况,如果没有及时的治疗,眼睛的破坏程度就会越来越严重,这时我们不妨喝些决明子茶,来保护我们的双眼。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关于决明子的茶类。

  • 挽回婚姻的最好的话语 想要婚姻起死回生 我们该如何挽回婚姻?

    挽回婚姻的最好的话语 想要婚姻起死回生 我们该如何挽回婚姻?

    2019-02-12

    当婚姻走向陌路,对方都不爱你了,何必还苦苦强求?其实不然,一段婚姻维持了多年,根本不是简单的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够说的清楚的,也不可能轻易的离开。那么想要婚姻起死回生,我们该如何挽回婚姻呢?首先,分析问题。

  • 【怨气近义词】吓死人!深圳怨气最重的四大邪地

    【怨气近义词】吓死人!深圳怨气最重的四大邪地

    2019-10-20

    深圳是一座有朝气、充满活力的城市,但年轻的背后却也隐藏着许多灵异怪异的事件。民间流传称,深圳有四大闹鬼的邪地,一起看看这些地方你有去过吗?仙湖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位于深圳市东北郊,东倚深圳第一高峰梧桐山。